站内搜索:
 

郎伯旭大夫
    郎伯旭,男,大学本科、主任中医师,副教授。针灸推拿康复中心主任、台州学院中医康复教研室副主任。浙江省针灸学会理事、浙江省推拿专业委员会委员,浙江省医学会物理与康复分会委员,浙江省针灸学会临床分会委员,台州市中医药学会常委兼副秘书长,台州市针灸推拿学组副组长。浙江省劳动模范,台州市劳动模范、台州市重点学科..
[查看详情]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成功分享
摆正心态,做好我们家长自己能做好的事
发布时间:2011-11-26
    今年国庆期间,我带孩子去了台州,我刚刚才回到家,孩子现仍在郎医生处作巩固治疗。我想在这里讲讲我们的治疗经过和经验,给更多的病友及家长一点参考。

    我的孩子是今年六月底发病的(几年前有过眨眼,当成眼病治治又没事了)。第一次发病是喘大气,非常的急促,到儿童医院一看说是抽动症。吃了硫必利等药,半个月后好了,当时以为没事了。复查时医生说要吃半年的药,我心里就存疑问了,回来上网查了,才知道这个病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这时候我们开始四处寻找治病的方法,上网看到这么多的家长在四处寻医,才知道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到了暑假,孩子又开始发病了,这回不喘了,是抽肚子,厉害的时候,整个肚子都在翻,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抖动,越到睡觉的时候越厉害,看着孩子的那个痛苦样,我们更是痛不欲生,于是到处看病,不敢给他吃西药,只能去找中医。吃了二十多天中药,同时还针灸,但是都不能让症状消失,还有越来越厉害的趋势,只好给他加服了一片硫必利,西药吃上没几天症状基本消失,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呀。

    这时我在论坛里看到有人提到河北的龚树辉医生的文章,他提出了抽动症和颈椎病的关系的论点。同时我也知道了全国就两处医生认同这个观点,这第二个医生就是台州的郎医生。因为河北离我们太远,同时按龚医生的治疗方法我们得花更长的时间呆在那里治疗,这对我们来说是不现实的。而郎医生的治疗方案更切合我们的实际一些。于是,趁国庆长假我们去了台州。

    其实,在去台州之前,我并不是完全相信这个方法,仅仅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因为目前这个病西医找不到病因,无法根治。之前的病人和家长可以说是试遍了他们能想到的方法,到目前为止还在苦苦求医,我不想再去重复这条路了。如果按这两位医生的观点,这个病就是器质上的毛病,那就能对症下药了(好过西医说的精神上的因素,让人束手无策吧)。无论如何,只有试试看,如果这个方法还不行,我做好了一辈子煲药的准备。

    讲了这么多还没有进入正题,不过前言一定省不了。否则很多人会把我当成托,家长们已经经不起折腾了。

    我是9月26日到台州的,一下飞机直奔医生那儿,根本没有时间和医生讨论要不要治和怎么治,反正是到了那了,我不能浪费时间,因为我的假期有限。下午四点半终于给孩子扎上了针灸了。当时那里挤满了小孩和家长,有的脸上、肚子上、手脚上扎满了针,有的脖子上正扎着针,还有好多没扎上的在等着医生。

    医生忙得不可开交,根本不容我多问。在等待孩子扎针的过程,我开始和边上的家长们聊上了。挨个的问他们治了多久,疗效如何?得到的答复还比较满意:有些刚扎了几天,有些扎了比较长时间了,总之大家都认为初步有效,从他们那里还听到一些成功的例子(当然是他们亲眼见到治好回家的例子,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在那儿坚持下去。)

    去台州之前,我们已经停了中药,从治疗的第二天开始减西药。原来也只吃了一片硫必利,所以现在每两天减三分之一,一周左右完全停了药。在边减药量边治疗的期间,我小孩的症状没有出现,只是偶尔有一点鼓肚子。以前也试过减药,但是一减症状就加重。这回没有加重让我放了心。这之后的一周里小孩一直没有症状,但我还是继续给他治着。按我开始的计划是要治够两个疗程的。治了 次,国庆假期也结束了,好多本地或者附近(如杭州、宁波)的孩子都回去上学了,看他们在走之前拍的片子有一些的已经正常了,于是 号我也给孩子拍了个片。片子出来一看,原来位置是向左偏的比较厉害,现在反而向右偏了,不过右偏的不是很明显,这是怎么回事呢?好在这天开始治病的孩子少了许多,郎医生终于有点空回答我的问题了。他给的答复是有点矫过头了,不过不要紧,再稍微调整一下就好了。我又问了一直在思考的第二个问题: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孩子的颈椎真的能那么容易就矫正过来吗?郎医生的答复是:有些孩子这个部位很松,就很快可以矫正,也有些孩子比较难,所以要花很长的时间。听了他的解释,我觉得能够解答我心中的疑问,于是我让孩子的爷爷奶奶陪着孩子再做十天左右的巩固治疗,我放心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当然,按照郎医生的治疗方案,孩子治疗结束不等于彻底治好了,回家后还要继续戴脖套,不能跑跳,不能运动,直到两个月的恢复期结束。能否彻底治好,回家之后对脖子的保护很重要。对于那些复发的情况,他认为是脖子的后续保护工作没做好的。所以,治疗后我们家长的任务还很艰巨呢!

    这就是我家孩子目前在台州的治疗情况。

    最后我想给那些想去作治疗的家长几点建议:
1、如果时间充足,不要选节假日,尤其是寒暑假去。国庆节期间每天治疗的孩子有几十个,听说暑假时一天有一二百个孩子就医呢。这种治疗完全依赖于医生的手法,所以别人也没法替代,虽然有助手,大家也还是要等郎医生,你想想,每天几十上百个孩子同时等着一个医生,那种忙碌的景象,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到的。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赞扬郎医生的医德好,这是事实。因为无论多么忙碌,我没见过郎医生急躁和厌烦,真的是佩服他的好脾气。

2、一旦你决定按这个方法去治了,那么一定要严格按要求去做,包括坚持给孩子带脖套,说服孩子配合针灸。当然,孩子一开始都会有些害怕的,其实针灸是很安全的,只是需要克服畏惧的心理。实际上很多孩子扎习惯后,一点都不会拒绝。刚开始时,要多安慰孩子,如果孩子很害怕,就不要一下子给他扎太多穴位,可以慢慢增加。千万不要强按住孩子去扎针,因为我们的孩子已经被这个病折磨得够多了,我们不要再给他增添新的心理负担,那样对于后面的治疗也很不利。

3、任何一种方法都有可能失败的例子,毕竟抽动症这个病目前世界对它的认识还很少,连最起码的致病原因都没有完全找到,所以我们也要客观对待郎医生的治疗。既不可盲目乐观,也不要过于悲观。象我一样,抱着为了孩子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的态度去做,失望会少一点,可能还会有惊喜。

    好了,我要说的暂时就这么多了,以后想起来再补充吧。

    在这里我要郑重地感谢郎医生,谢谢您的辛苦努力,才给我们带来了希望。同时补充说明:对于疗效方面,我选的是满意(好大夫网站),而非很满意的,原因是我对于治疗后的效果留有余地。当我的孩子彻底恢复了健康,我会来把它改成很满意的。
批注:被医学界公认的、肯定的药物为氟哌叮醇和硫必利.由于这些西药直接作用于神经递质及受体,因此对控制症状有一定效果,但其作用无选择性,在控制抽动症状的同时也有明显控制正常肌群的副作用。这些药副作用比较明显,如锥体外系不良反应、动作缓慢、肌张力增强、张口困难等,严重者甚至使抽动症状加重,所以不易被患儿家属所接受。

批注:抽动症的临床表现复杂、病情多变,这是医生容易误诊漏诊的原因之一。抽动症起初常表现为短暂、快速、突然、程度不同的不随意运动,开始为频繁的眨眼、挤眉、吸鼻、噘嘴、张口、伸舌、点头等;、随着病情进展,抽动逐渐多样化,轮替出现如耸肩、扭颈、摇头、踢腿、甩手或四肢抽动等,常在情绪紧张或;发声性抽动常有多种,具有爆发性反复发声,清噪子和呼噜声,个别音节,字句不清,重音不当或不断口出秽语,性格多急躁、任性和易怒虑时症状更明显,入睡后症状消失。

批注:大量的临床观察证实,颈椎解剖位置改变后极易产生椎—基底动脉供血不足,影响大脑、脑干等结构供血,使管理语言、学习、记忆的主要中枢缺血,而产生学习不能等现象。当大脑左侧顶叶角回区缺血时,引起失读、失写、失算;当脑干网状结构、丘脑缺血时,引起注意力不集中;当中脑黑质及锥体外系缺血时,则发生秽语抽动症(小舞蹈病)。我们6年多来运用针刺、手法正骨治疗后,使患者椎—基底动脉供血得到改善,从而达到治愈疾病的效果,疗效较满意。

批注:第一次就诊时,我们要求家长把服药情况详细填写。开始“针灸+正骨”疗法时,不要求立即停药,而是逐渐减药,以免出现戒断反应。

批注:在治疗期间,一定要注意颈椎的保护,要求佩戴颈套,要避免跳、跑等头部震动比较大的动作,尽量避免扭头转颈等动作,比如游泳、跑步、打球等。严禁做倒立、前滚翻、后滚翻等运动。一般病情稳定的,可以在结束治疗1.5-2月开始慢慢摘除,可以先在家时摘0.5-1小时,大约通过15-30天左右时间完全摘除。完全拿掉颈套后,运动量也要慢慢加大,不能马上加大运动量,一般当年不要参加游泳。

批注:详见“家长须知”栏目——《如何客观科学的评价疗效?》
地址: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中山东路381号台州市立医院门诊大楼9楼 咨询热线:0576-88858043
技术支持:台州华顶网络技术有限公司  网站总访问量: